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欢喜仙寻鬼记

30 红云一朵,两朵,三四朵

欢喜仙寻鬼记 昳何 2181 2019-01-19 16:59:46

  “放手。”小白憋红了脸。厅里的众妖看个稀奇,这是怎么回事?实在摸不着头脑,难道白虎老三被欺负了,看着也不像啊,不然那荣冠会坐视不理。

  白朝悻悻然把手松开,那白虎化作阵青烟,霎时便不见了踪影。

  接着金光一闪,那白朝也不见了身影。

  “荣冠,我冒昧问一句你朋友白云究竟是男是女?”荣冠一脸好笑,浅酌一口,“他自然是男的。”

  “哦。”微颜现在心下了然,原来是男的,那这提亲自然就不用提了,那师弟为何还纠缠人家做他朋友,他知道什么是朋友吗?他何时有过朋友了?

  “今年的群英会,看来有些热闹了。”

  “我们先入场去看看罢,微兄你们可还有别的安排?”

  “没有,正好一路看看去,我们是第一次来这大会。”

  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几人一路出了大厅,跟着荣冠直奔会场而去。

  几人行至一绿意盎然的小园,看着那路尽头是堵石墙,微颜愕然,那群英会便是在如此狭隘的小园之中?似乎不大可能。

  那院中有颗粗壮的参天古树,荣冠向那树走了几步,忽的冒出许多雾气,“跟我来。”微颜和清鸿对视一眼,“走吧,无妨。”他笑了笑,先行一步。

  几人进了雾气,踉跄行了几步,眼前渐渐清明,却也不在园中,眼前已是一条小路,几名虎卫守在入口,见是荣冠,匆匆做了个礼,便放行了。

  原来是八卦乾坤之法,如不是荣冠识得路,恐怕几人实难寻的这会场,只是令微颜费解的是好好的一个大会,竟用上这乾坤之法,把个场地藏的严实,这瞎折腾得啥。恐怕这王宅里尽是玄机,怪不得如此势力,召开这群英会。

  穿过这小路,地势愈见开阔,平地而起的高台,是石板铺就,应该就是斗法比武的格斗台了,四面环绕的是一阶阶的观赏台,北面的观赏台两边与相邻两边断开,看样子应当是主观赏台了。

  诺大的会场,只有一队虎卫,看来他们来的尚早。

  “微兄,你先四处看看,我先去办点私事。”荣冠笑着道。

  “徒弟,我们上那边坐坐。”徒弟兴致看起来有些不高,自从从那普善寺出来,徒弟的话愈发少了些,只是那两个近侍一路上打闹说笑。

  “嗯,好。”

  “你的修炼如何了?”

  “在修炼,受了那内丹之后,似乎长进更快了些。现下身轻体健,其他的我也不甚了解。”

  “哦,那驾云也可了。今天为师送你件宝贝,你便可以腾云而飞了。”他默念句口诀,天边飞降下一片红彤彤的云来,“这是火烧云,你记住口诀,便可随时召唤它来。”

  徒弟默念口诀,那云落在他脚下,他腾云而起,直冲云霄。

  下面的两个近侍看到公子腾云而起,既兴奋又担心。“道长师傅,我家公子他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清鸿又暗道回去,顷刻间便回到了几人面前,他跳下云来,双颊泛起红晕,笑着道:“多谢师傅。”

  续世和越洋跑过来,俱是喜色,看道长的神色也不似先前的嫌恶、怀疑神色,多了些敬重。

  “好了,这云已认了主,以后就只听你的了。”

  一队虎卫急匆匆赶了过来,为首的那褐色衣袍的锦衣男子,左右环视一圈,见诺大场地只有那黑袍做道人打扮的男子和其他几人,略有些迟疑。随后便向他们几人走去。

  一大队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,几人刚开始未觉,只道是进会场的罢,而后这些人不偏不倚地正正立在几人面前,几人止了说笑,望向来人。

  一个虎卫附耳在褐袍男子耳边耳语几句,那褐袍男子看了看几人,面色温和些许,“方才几位可曾看见一抹红云落在这里。”

  方才那小花虎把大厅里的坑填了,刚刚出门,就见一朵彤云飘来飘去,落了下来,看方向是会场,花虎王文惊了又惊,这是老祖来了?赶紧找了大哥商量,大哥也是一惊。随后二弟花虎忙点了一队虎卫急匆匆朝会场奔来。

  “你是说这个?”那红云轻轻飘了飘,飘了出来,清鸿指了指这红云。

  王文脸色煞白,“这云是你的?”听闻妖颜老祖他老人家有朵彤云,唤做火烧云,那这年轻人的红云看着就似老祖的,难道他就是老祖吗?

  “嗯。”清鸿不知这云有何不妥。

  王文定了定心神,遣了身边的几个虎卫急急去寻两个兄弟来。

  不多时,一个魁梧汉子便奔了过来,大吼一声:“老祖在哪呢?”他瞥了一眼面前这几人,不禁笑道,二弟莫不是谨慎过头了。

  二弟拼命使了眼色,大哥浑然不觉,还大声喧嚷。

  “不知老祖来,还请老祖上坐。”王文忙向清鸿行礼,大哥王武吃了一惊,这干瘦毛头小子就是老祖?

  “大哥。”他轻轻用胳膊碰了下大哥,大哥回过神来,作出请的姿势。

  “师傅,他们在喊谁?”清鸿有些莫名其妙。

  “两位误会了,这个是我徒弟,我们并不是什么老祖。”

  “那云。”

  “什么云?”大哥摸了摸脑袋,没摸到鬃毛,有些微恼。

  “那白衣男子有朵彤云。”二弟悄声道。

  王武仔细看来,确有一朵红云,“你这云?”

  “只是个把戏罢了。”那微颜一挥手,又多出几朵云来。

  哈哈哈,“二弟,你有些草木皆兵了,老祖怎会来呢?”

  “咦,三弟呢?”

  “三当家出门了。”一虎卫答道。

  “什么?这个时候出门了。”大哥有些生气,气鼓鼓地走了。

  老二给几人见了礼,也匆匆离去了。

  

  那边的白朝追了小白,一路又追又赶紧追不舍,小白摆脱不得着实气恼。

  小白跑的有些口渴,行至一小溪边,捧了些水来喝,喝了水,在溪边的一块巨大岩石上盘腿而坐,“这白朝究竟是谁啊?”他想了想,却是想不起见过这样的人物。

  休憩了片刻,他倏然起身,看了看四处,还没追来,郁闷至极,他何时如此狼狈,先躲一下再说。甚至于他心里有些怀疑,朋友?莫不是仇人罢,什么时候和人结了仇罢。这样一想,颇为合理。

  这附近就是死水了,我先进去躲一躲,或许他寻不到人就回去了。

  他左穿右行,翻过荒山,一大片沼泽地呈现在面前,芦草长得丰茂,小白虎踏进沼泽,踏草而行,寻了处芦草丰茂的干燥地界,躺了下去,正好休息一下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