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倘若那天,我叫住了你

你这样,我心疼!

倘若那天,我叫住了你 苻筱 1404 2019-01-19 16:57:22

  “远光哥”,筱茵安静地坐在了白远光一旁的空位上,望向了医院白花花的吊板。白远光掐断了香烟,白气也就散了,“你来了”。“嗯,我来了,你想吃些什么,我出去买”。“我不饿”,白远光答道。筱茵勉强地蓄出一丝笑容,道,“远光哥,你不饿我倒是饿了,我出去随便买点一起吃吧。”

  白远光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筱茵眼里流露出一丝心疼,摸了摸筱茵的头,道,“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,我出去随便买些,你等等我”。约摸过不了一会儿白远光便买回来了热腾腾的粥和小菜,白远光小心翼翼地帮筱茵擦了擦餐具,递给她,“趁热吃吧,筱茵”。筱茵接过白远光递过来的粥,放在嘴边轻轻地吹了一会儿,约摸没有那么烫了,筱茵递回给白远光,“喝吧,远光哥,看你这样,我心疼”。

  看着筱茵希冀的眼神,白远光不舍得让小时候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女孩难过,接过了白粥三下除两下地喝下肚,眼里柔和了些许,“筱茵,我喝完了,剩下的那碗你配着小菜解决了吧。”筱茵像小时候一般地乖巧懂事,氤氲起来的白粥的热气似乎让周遭都暖了很多。

  两人坐在外面的长椅子上静默不出声,这个时候的陪伴估计就是对白远光最好的安慰吧,筱茵心里明白。“远光哥,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,没有外人,只有我在”。筱茵不知道怎么安慰,只好像小时候一样拉住了白远光的手,想给予远光哥一点力量。突然,白远光用自己的一只手将筱茵揽了过来,用力地抱住了筱茵,沉声说道,“别说话,就这样静静地让我靠一会儿,筱茵。”也许是内心的弦绷的太紧绷的太久了,白远光抑制不住了内心的波涛汹涌的委屈和无能为力感,开始像小孩般低声地啜泣了起来。筱茵一下又一下地轻轻拍着白远光的背,似乎这样做会让他好受了那么一点点......

  这略显暧昧的一幕刚好被陪着母亲来医院看病的江晗给撞上了,拿起手机“咔嚓咔嚓咔嚓”连续拍了好几张,虽然离得远光线暗了点,但正对着的是张筱茵的脸依稀能辨认的出来。江晗的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,满意地走开了……

  白远光不知道这样抱了筱茵多久,似乎想从她的身上汲取一些温暖,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急救室的红灯忽然灭了下去,脸色苍白如纸片儿似的白舒被护士们推了出来。白远光猛的走上前去,急切地问道,“张医生,怎么样了?”张仕摘下口罩,忧虑地说道,“小光,此次手术很成功,但是,你妈妈的病情已经不能再耽搁了,必须马上进行化疗,再拖下去你妈可能就危险了。50w的手术经费缺口你要赶紧想办法”。张仕知道远光家里的情况,轻轻地拍了他的肩膀,叹了口气离开了。

  “50w”犹如晴天霹雳般炸在两个人的心头久久不能缓过来,千斤巨石压住白远光的心头让他不能呼吸。白远光透过玻璃窗看着病床上的白舒,身子蜷缩为一团,手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。良久,白远光抬头望向筱茵,沉声道,“晚了,筱茵,你该回学校了,远光哥一个人想静一会儿。路上注意安全。”筱茵眸光略动了动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  走出医院大门的筱茵感觉到了阵阵的凉意,双手交叉在胸前,这样仿佛心底的凉意会少那么一点点“10月底,入秋了”,嘴里喃喃道,心里却不知飘到了何处,如何筹款呢?坐上了地铁,整个人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学校。

  为了白舒的病,白远光早就将自己妈妈的房子卖了出去,那些亲戚巴不得能躲远点估计是借不到什么钱了。白远光掏出手机,拨打了那个深记于脑海却不曾拨打过的号码,“如果你能给我50w让我妈妈好好地接受治疗的话,我答应你,听你的话回去,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。”电话那端传来了一声幽幽地叹息声,“好,我答应你”。夜,是无声的寂静......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