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江山一点惊鸿

第五十九章 瓮中人(9)

江山一点惊鸿 书生扬歌 2017 2019-01-19 16:26:36

  “你胡说!”明筠气急,指着跪在地上的那人怒骂道:“这人定是来诬陷爹爹的,怎可凭他一面之词就可以说我爹爹毒害大伯!”

  “二小姐。”楼笛风淡淡开口,“若真是冤枉了,再审问两句,保不准会露出破绽也说不定。”

  “你们蛇鼠一窝,分明想置我爹爹于不仁不义之地,说我爹爹杀人的是你们,说冤枉的也是你们,如此满口胡言前后矛盾,真当我傻吗?”明筠愤怒地瞧了瞧楼笛风和底下看热闹的众人,忽然笑了:“怎么,今日是来帮明时来讨回公道的对吗?”

  “不错。”楼笛风向前一步走,“当年明启为了抢走明家家主的位置,不惜毒害自己的亲生哥哥,时隔十年,又骗与我云游在外的明大小姐回来,趁她不备将她囚禁,企图直接绑她去联姻,要不是我赶来营救,恐怕明时早就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了。”

  楼笛风转过头来面对明筠,一字一句沉声说道:“如此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之徒,我为何不能替明时讨回公道?”

  “这位公子,恐怕是误会了。”周璇玉走出来慢慢说道,“当年明大爷一走,我家老爷伤心过度,生病卧床一连几个月,要不是妾身悉心照料,恐怕老爷也要伤心过度跟着去了,正是因为老爷还牵挂着白家上下几百口人,因此才强打起精神,否则明家数百年的基业起岂不是要毁于一旦。”

  “生病卧床?焉知不是做贼心虚活活被自己吓死。”顾谦本来一直沉默,没想到竟也开口嘲讽。

  “你!”明筠气急,“你们如此血口喷人有什么证据?拿不出证据只空口无凭如何服众?”

  “证据?我当然有!”楼笛风拍拍手掌,又有两名大汉拉着一个稍微上年纪的女子来到庭前。

  “说吧。你知道什么听到什么?”楼笛风开口问道。

  “是……是,夫人您可曾还记得我?”那女子眼泪汪汪抬头看着周璇玉,“奴婢曾经是您的贴身侍女小青啊。不知道十年不见,夫人可还曾记得我?”

  “什么……”周璇玉顿时感觉天旋地转,“我不……我不认识你,为何你要害我?”

  “夫人确实是不认识我了,若不是当年那个奴婢掉下悬崖却大难不死,如今已经是鬼魂,夫人的确应该是不想见到我了。”小青抬起头,虽然眼睛里还噙着泪,但是眼神中对周璇玉的恨意满满。

  “你……”明筠看看自己的娘亲,又看看了小青,虽然自己的记忆里好像是有小青这个名字,只是年岁太长,自己已经记不清了。

  明筠强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询问道:“你既说是我母亲十年前的贴身侍女,年岁如此久远,可有证据!若再敢胡言乱语,当心本小姐割了你的舌头!”

  小青认认真真磕了个头,“二小姐,奴婢所言句句属实,如果不信,夫人的右肩有一个月牙印记,大腿外侧有一道伤疤,是当年夫人还未出阁时偷偷骑马摔伤时留下的,夫人怀孕时喜食梨子,因此明二爷便教人在院子中种下了十几棵梨树,梨树的摆放位置都是二爷找风水大师精心算过,是按五行八卦的位置排布的。”

  这下连明筠也不得不相信,她能准确说出娘的胎记,连梨树是按照五行八卦这种隐秘之事她也知晓。

  “胡说八道!”明筠见周璇玉脸色发白,顿时怒喝一声,“来人,把这几个人统统给我赶出去!”

  话音落地,却没有任何人响应。

  “明二小姐,我想你是搞错了,明启已经伏法,二小姐还是不要再垂死挣扎了吧。”楼笛风冷笑一声,打破了明筠的幻想。

  “你们把爹爹怎么了?”明筠的脸色发白,今天这一伙人明显是有备而来,如今在众宾客面前已然是抵赖不过,爹爹又受到他们的钳制,明家弟子不知是何缘故竟然一个人都没出现。当真是陷入绝境了。

 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,明筠看到了人群中的一个人,“大师兄!大师兄!”明筠向着明家大弟子明浩柏方向跑过去,声泪俱下地哭诉道:“师兄,师兄……明时她疯了,她要毁了白家啊,你可得说两句话啊……”

  明浩柏不为所动,他眉头紧锁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师妹,刚刚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,刚刚我也去见过师傅了,大师傅的死——的确跟师傅有关。”

  明时闭上眼,若说明家还有谁让她挂念,那就是大师兄了吧。当年她体弱多病,却总是贪玩,时常犯哮喘,都是明浩柏替她熬药,她时常闯祸,也都是明浩柏替她顶罪,她是真心把明浩柏当做哥哥。

  明时从头到尾,未曾说过一句话,但是现在有些话她不得不说了。

  楼笛风看见明筠哭哭啼啼的样子就觉得烦,若是明时哭想必她定会手足无措,可是现在楼笛风只想让明筠闭嘴。

  “我,明时!”明时忽然大声说道,“此乃我明家内务事,本不宜张扬,但是事关父亲的死因,即便我已十年未曾回明家,但我仍然是明家一份子。家中出了这种丑事,身为明家大小姐,我必秉公执法,还我父亲一个公平的交代。”

  明时缓缓走上台,大声说道:“明启与周璇玉害我父亲之事,已是昭然若揭,按明家家法处置,逐出明家,即便百年之后,明家祠堂也不再有此人的牌位和香火。明筠虽为叛徒之女,对此事并不知情,不予处罚。”

  “我虽明家大小姐,但这十年来并未对明家尽心尽力过,对于明家我很亏欠,也实在是无颜面对列祖列宗,况且以我的才能也无法担当明家家主之位,现在当着大家的面,我宣布,从今天开始明浩柏正式接任明家家主之位。”

  “有谁反对吗?”

  现场鸦雀无言。

  “师兄,从今天开始,你便是明家家主了。”明时将象征明家家身份的武林秘籍拿出,一步步地走近明浩柏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