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高袁盛世

第三十一章 等待

高袁盛世 悦小年 2520 2019-02-17 16:38:55

  地球不管失去了谁都会转,不分昼夜,不分时代。逝者已逝生者悲痛。李老的去世无疑给高纬杭带来无限的悲伤。高纬杭不会因为李老的去世而一蹶不振,等待着他去做的不仅仅是眼前的事情,无形的压力在压着高纬杭。

  “没事的,微翎,相信我。”

  高纬杭终于开口说话了,他的第一句话是说给微翎的。

  “今日是李老的葬礼,失去李老就犹如失去了亲人,失去了左臂右膀,不管我来之前怎样,从此以后都不能私下议论李老。”

  整个葬礼上,高纬杭只说了两句话,一句给袁微翎一句给天下。

  王卫负责李老的下葬,国君参加臣子的葬礼已不合情理,高纬杭要遵循。

  “快点快点,把这老东西埋了。老不死的,这地这么冷清。”王卫一边指挥着一边四处张望的说。王卫很娴熟的指挥着似乎他就是为这所生。

  “死了李厶,再没了公孙狗,那朝野大臣有担当的不就剩我王卫了吗!”

  “说话小心点,这人心隔肚皮,哪天这话传到高帝耳朵里去你还有命活吗?”到底是女人,陆路显得更加小心。

  “我说陆路,这话我和你说的,况且这么小声,只要你不说谁会知道?难不成你想害我?”

  “王卫,瞧你说的,我害你做什么,咱们可是一家人。”

  陆路这可是为数不多的说出了和眼前这个没有感情的男人是一家人,然而王卫却很平淡。他从未发现这个女人是这样的。

  匆匆埋葬完了李老,王卫便去向高纬回命,他可不想呆在这里。无论王卫心里多么高兴脸上却总是带着丝丝悲伤。

  “高帝,在下已经办妥一切,望高帝放心。”

  高纬杭摆摆手没说话。还有什么能比失去亲人更痛心的呢。他还是没能留住自己想珍惜的,他没办法。

  “纬杭哥哥,不哭纬杭哥哥,灵溪都不哭,纬杭哥哥也不哭。”上官灵溪拉着高纬杭的衣袖,也许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高纬杭摸摸上官灵溪的小脑袋,“哥哥答应你,哥哥……不哭。灵溪也要乖乖听话不许再哭。”

  “嗯,灵溪会听话的。”上官灵溪总是这样眨着她的大眼睛总会给高纬杭带来欢乐。透过上官灵溪清澈无暇的眼眸,高纬杭似乎看到了未来的自己。

  “走,灵溪,哥哥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  上官灵溪的小手被高纬杭的大手拉着,一步一步的走着。

  “纬杭哥哥,纬杭哥哥,我,我们去哪里呀。”

  “灵溪,你知道李爷爷去了哪里吗?”高纬杭蹲下来慢慢的说着。

  “李爷爷,我知道,李爷爷和母亲一样都去了天堂。”

  “嗯?灵溪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是,是微翎姐姐告诉我的,微翎姐姐告诉灵溪说,灵溪要是想母亲了就看看天,李爷爷也一样。”上官灵溪指着淡蓝色的天空说给高纬杭听。

  其实,高纬杭知道的,除了微翎谁又会告诉灵溪呢。

  “那么,灵溪,你知道天堂在哪里吗,你知道哪里是什么样子的吗?”

  “我知道,我知道,微翎姐姐说天,天堂很好看。”

  高纬杭重新拉起上官灵溪的小手“走吧,灵溪。”

  高纬杭把灵溪带到了久塔上,这是他第一次带上官灵溪来到久塔上。

  “灵溪,你来过这里吗?”

  上官灵溪站在高高的久塔上用力的摇摇头,开心极了,一直蹦蹦跳跳的,这里走走那里看看的。高纬杭就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灵溪来回的跑。

  上官灵溪跑累了,走到高纬杭的身旁一屁股就坐在地上“纬杭哥哥,纬杭哥哥,这是天堂吗,好好看。”

  “灵溪,这不是天堂。这是一座塔,叫久塔,就像你叫灵溪,我叫高纬杭一样。”

  “哥哥告诉你,天堂比这里还要好看,而且天堂里没有坏人,也没有眼泪,没有苦,只有甜,就像你平常吃的糖一样。”

  “真的吗,真的吗?纬杭哥哥,灵溪最喜欢甜了,母亲也喜欢,李爷爷也喜欢吗?纬杭哥哥?”

  “嗯!”高纬杭沉沉的嗯了声。

  “是的,灵溪,那里很好,很好。”

  “纬杭哥哥,那里就是天堂吗,那里好好看呀!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呀,纬杭哥哥”上官灵溪扬着胳膊指着远处那一大片深蓝色的天空看着高纬杭说。

  “小灵溪,你还小,等你长到了向纬杭哥哥这样高的时候,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,等纬杭哥哥到了李爷爷那样的时候,纬杭哥哥就要去天堂了,但是灵溪不会去知道吗?”

  “灵溪不会去,为什么纬杭哥哥?”

  “因为,因为灵溪太小了。”高纬杭拍拍上官灵溪的小脑袋。

  “灵溪不小了,纬杭哥哥,灵溪已经很大了!”上官灵溪猛地从地上站起来,点着脚尖,低头看着高纬杭。

  高纬杭看着极力踮着脚的上官灵溪不由得感到温暖,高纬杭也从地上站起来,看着灵溪的头由低向高“灵溪,等你到纬杭哥哥这样才算大人了。”

  “那,那纬杭哥哥,我什么时候才能像纬杭哥哥一样呢?”上官灵溪嘟着嘴低着头慢慢的说着,上官灵溪这个样子太可爱了,高纬杭看着上官灵溪,似乎也回到了小时候那个爱刨根问底的自己。

  “哥哥,纬杭哥哥,我什么时候才能到哥哥这样啊,纬杭哥哥?”

  “啊,啊哦,灵溪,快了灵溪,灵溪你来,你到这来。”

  高纬杭又来到了他和张歌和袁微翎一起来到的地方,只是这次不是他自己也不是张歌袁微翎。

  上官灵溪和久塔上的围墙刚刚平齐,灵溪再一次踮起脚来,她想和高纬杭一样。

  “看得到吗灵溪?”

  高纬杭抱起了上官灵溪,小小人被一米八五的高纬杭一把抱起。

  “你看,灵溪,你看那,就是那颗大树那里。”

  “嗯,看到了纬杭哥哥。”

  “灵溪,在你来到这里之前,还有一位哥哥,他叫张歌,他和我在这里住了一年多的时间,在半年岁前,他就是从那颗大树那里去天涯了,灵溪你要知道并且记得这位哥哥,知道吗?”

  上官灵溪扭着头看看高纬杭,眨着她的大眼睛又看看那颗大树“嗯,张歌哥哥,天涯,灵溪知道了。”

  上官灵溪很聪明,虽然生在乱世,但是高纬杭来到这里,高纬杭想要给她以及这里的每一个让人最安稳最繁盛的时代,给他的袁微翎最美好的生活。

  高纬杭轻轻地放下上官灵溪,蹲下来看着天真无邪的上官灵溪。

  “灵溪,如果以后纬杭哥哥和微翎姐姐去了天堂以后,张歌哥哥还没回来的话,你要答应哥哥,你要帮我等他回来,好吗,就像哥哥答应你不会哭一样。”

  “嗯,灵溪知道了,灵溪答应纬杭哥哥。”

  高纬杭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张歌回来,但是他相信也会等就像他等公孙芪回来一样。

  “真好,谢谢你灵溪。小灵溪我们回去吧,时间这么久了,你父亲见不到你又该担心了。”

  高纬杭轻轻的拉起上官灵溪的小手往前走,却被上官灵溪被反拉了回去。

  “怎么了,灵溪?”

  “纬杭哥哥,我以后还能到久塔来吗。”

  “当然可以了,不过,你以后要和微翎姐姐或者安倾姐姐来,知道吗,你自己一个人不安全知道吗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!纬杭哥哥。”上官灵溪笑起来,拉着高纬杭向前跑去。

  小孩子总是容易满足,不像成年人一样,世界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烦恼,没有期限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